下一页 看目录 看简介

    奥塞斯在夺得首局后面被艾琳连翻两把,她无法处理艾琳的强大不死杏以及她的咒法法术混沌无序的雷鸣风暴。艾琳不愧自己八门学派创始人的身份,短短一局就找到了面对奥塞斯惑控的方式。

    混沌无序的这个法术加强词缀,可以让法术彻底跌落失控,也即是无法被惑控状态,艾琳使用了这个法术不断削减双方的生命,靠着更强的法术理解与技巧连赢两局。

    1:2,艾琳领先。

    奥塞斯调整战术,果断舍弃了已经无用的惑控系法术,转而使用预言系法术作为主体。在骗到艾琳使用数个混沌无序的法术之后,立即使用意外触发术以及替死的克隆术争取了半秒的空隙,使用了天运启迪这个能够获得扭曲级别强大幸运的法术。

    终于,艾琳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在自己的法术与奥塞斯的塑能法术下暴毙。

    2:2,比赛重新进入平局。

    奥塞斯再次调整战略,针对艾琳可能会转变的变化,一改常态的开局就塑能加死灵系的狂轰滥炸。而艾琳准备的意外触发术设定的夺运术毫无用处。

    而下一局也是被奥塞斯的再次调整策略打的摸不着头脑。

    4:2,奥塞斯拿到了三个赛点。

    艾琳跳出了所谓的法术困局,不再关心奥塞斯可能的战术调整,仅仅是把自己强大无可匹敌的魔力与法术技巧发挥出来,连续的两局塑能、咒法、死灵、变化四系起手,将自己作为法术炮塔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6:6,双方进入了抢十三,血战到了最后一场。

    面对已经完全热身,进入巅峰,步入了实战状态的艾琳,奥塞斯显然没有什么好办法应对。上两局她依旧更换了战术,但在艾琳那无可匹敌的力量面前,战术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规则,一但艾琳意识到没必要和她进行战术策略对局就会被彻底毁灭。

    因此,最后一局,奥塞斯开场直接三重叠加的变化系血液沸腾将自己的不死杏削除到最低限度,换取了短时间内能够匹敌艾琳的力量,开局起手式为幻术、惑控、塑能、咒法四系起手。

    以炮台对炮台。

    以突如其来的舍弃不死杏与合理换来的步入疯狂的正面能力。

    将才气、才华、天赋全部转化为一种破釜沉舟的力量。

    但即使如此,奥塞斯要击败艾琳的几率也不超过两成。

    奥塞斯抓住了这两成的胜率。

    7:6,奥塞斯宣布了她谋杀了艾琳的王朝。

    也许有人会遐想,如果艾琳从一开始就使用自己的炮台起手式会不会大比分夺冠,会不会延续自己的王朝。

    也许有人会认为,如果奥塞斯第一局没有坚持下去的话,是不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夺冠。

    无数魔女这样如果和那样如果的猜测。

    但唯一的事实就是,在这个艾琳最巅峰,最伟大,最强盛的王朝时代,她在最后一局抢十三中被奥塞斯正面击溃,成就了奥塞斯真正的传奇之名。

    战术、策略、法术池的选择、心理上的种种博弈,可以说奥塞斯对阵艾琳这一场的质量比江涵所见过的季海君战胜安洁的那场还要高的多。

    以至于她从录像画中苏醒的时候还有点微微恍惚。

    啪叽。

    眼前水花溅起,温暖的水流拍在脸上,江涵才眨眨眼,下意识的摸了摸脸蛋。

    侧过头:

    “希雅?”

    希斯特利亚在旁边,正在收回手,看来刚刚溅水的就是这个家伙吧。

    她脸上挂着笑容,猫耳朵软搭在脑袋上面,双手搭在前面的鹅卵石小隔断上面,丰润的法老巨猫猫山脉凸显出来,从侧边的角度来看简直不能再美妙了。

    她兴趣盎然的问:

    “感觉到了战斗策略的魅力了吗?”

    江涵闻言愣了愣,脸上却不自觉的浮现出了笑容。

    她手摁在胸口,指尖轻轻摁在喉咙上,感觉到心脏与血液的兴奋跃动。

    情不自禁的心潮澎湃。

    情不自禁想要站在赛场上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